重回江南–姑苏城之同里

March 23rd, 2010 2 comments

姑苏城外有一古镇,叫同里。记得《胡雪岩》当中,讲到漕帮的时候,也曾在这里发生过一段有趣而惊心动魄的故事。

古镇虽然已经比我四五年前来的时候要更商业化了,当时这里好过周庄很多的一点,就是依旧是以当地原住居民为主体,他们过着一种被旅游经济激励和冲击下开始变得富足和商业,但是也依旧闲适和安逸的生活。

CRW_1671

很明显的一点,就是这里的农家饭店,都是当地人自己家里把桌椅摆出来开始招揽客户的,而非出租给外面的生意人。四五年前我一个人来同里的时候,遇到一个女孩子就是这样,家在同里,在南京师范大学上学,长假回家帮帮厨照顾一下生意。后来还请我一早去喝早茶。此后失去联系四五年。今次到了同里,路痴的我突然发现吃饭的饭馆位置似乎很熟悉。和老板一打听,原来她家,就在隔壁。若是都是出租的门面房,那就早都不知道换了几茬了,谁也不会认识谁的。

上去和她家人打招呼,得知她现在在苏大工作了,当辅导员。时隔几年重新联系上,也是一份惊喜。

CRW_1673

古镇里游人如织,可以看的出,今年春天之后难得一见的好天气,让大家都有心情出来放松一下,感受春光。行人在河边来来往往,享受着小镇春日的阳光。

大大小小的相机,猎奇或者艳羡的目光,镇上的居民都已经见怪不怪。而在不当街的胡同里,老人靠在藤椅上晒着太阳,享受着早春的气息,一切似乎也和他们几十年来的生活方式,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CRW_1669

CRW_1678 

河水对于水乡的人们来说,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环境,他们的交通,运输,饮食,乃至日常生活的洗衣服,都离不开这遍布的苏州的河。

CRW_1703 

河上依旧有人捕鱼,用的还是小船,鱼鹰–鸬鹚,虽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旅游特色表演项目,可是对于船主来说,他只是干着自己几十年来日复一日都在做的事情而已,至于看热闹的人是什么心态,似乎他从不关心。悠然自得,从来没看到他理会过周围人的惊呼,赞叹和喧闹,他的世界里,依旧是河,船,他的鱼鹰,还有他,别无他物。

这些鸟儿,据说咽喉上系着绳子,大鱼吞不下去,于是只好吐出来,交给主人做贡品。他们忙碌了一上午,收获颇丰。已近午时,主人解开绳索,让他们自己捕食,等时间差不多,主人回去吃饭午休,留下他们,也得以小憩片刻。

CRW_1733

CRW_1740

CRW_1752

CRW_1767

在走走,赶上戏台上有人唱戏,咿咿呀呀吴侬软语我是听不懂的,台下的票友早就各就各位,等待今日的演出了。听得依旧入神。台上的演员都很年轻,二三十岁吧。对于票友们来说,角儿们换了一茬又一茬,戏,不知变了么?

能有一个这样的地方,环境宜人,小桥流水,生活富足,有自己的爱好,有相伴一生的亲人朋友,就这样,每周赶集之时坐在椅子上听着几十年如一的曲子,看时光流逝,看自己和朋友慢慢变老,也该知足了。

是么。

Categories: C'est La Vie, 色!无相 Tags:

看图不说话: 黄果树瀑布的前世今生

March 22nd, 2010 3 comments

昔日气势磅礴的黄果树瀑布

黄果树瀑布位于中国贵州省安顺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是珠江水系打邦河的支流白水河九级瀑布群中规模最大的一级瀑布。瀑布高度为77.8米,其中主瀑高67米;瀑布宽101米,其中主瀑顶宽83.3米。

 3758007798_4af490e1c1_b

 

 

图片来自Flickr。http://www.flickr.com/photos/ariellopez/3758007798/

 

下面的图片,来自于网易  图片新闻。

 

t

62C995U400AN0001

重回江南–姑苏城 I

March 17th, 2010 12 comments

自幼,心中便有个江南梦。

话说我的父辈青春年少之时响应国家号召,便来到了贵州大山中,四五十年光阴似水,从此在这里就奉献了自己的青春,支援国家三线建设。青春留在了这片偏远的土地,对于过去的事情,后悔么?我想,或许很难说,过去的事情就已经过去了,谈不上后悔吧。

但是他们这一辈人,都希望我们这一代能离开这里,回到他们魂牵梦萦的故乡去,开始我们自己的生活。

有很多文学作品,说的就是我们这两代人的事情:叶辛的《蹉跎岁月》《孽债》,还有一部王小帅的电影《青红》,那就直接写的是我们附近的〇八三或者〇一一厂的故事了。

?

小时候回南京,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晚上,舅舅带着表哥,我和妹妹,坐轮渡过长江。江风习习,看着城市的灯光星星点点,呼吸间满是江水的味道,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和向往。

至于后来,高考阴差阳错的去了另外一个江水穿城的城市(湘江,而非长江),毕业来了北京,这个城里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点点水,还被没去过南方的满蒙人(?)叫做“海”的地方(而且,这海的一半,还被划入了国家高级机密的处所)。老百姓能去的,也就只有巴掌大的一块。

没能回成江南,满心的向往和遗憾便格外的强烈。

江南好

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

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记得舅舅拿着一盒烟考我,让我读上面印的一首诗。这有什么难的呢?认字对于我来说,真是piece of cake。不就是“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么。

姑苏城,种种机缘巧合,让我和这个城市也有了千丝万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以前也曾来过两次,小桥纵横,水系密布,可以瞬间便让人的心变得柔软,清澈下来。

CRW_1668

回想古人的“小桥流水人家”,又为何“断肠人在天涯”呢?有了小桥流水人家,炊烟袅袅的景象,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太萧瑟,太伤感的。因为,这样的情形,充满了生机。

真能令他断肠的,除非是让他从此离开这小桥流水的地方,到那“阴风怒号,黄砂漫天”的苦寒之地吧。

这是2002年3月20日,我在北京嘉里中心楼上拍的照片。

是日,沙尘暴,空气污染指数,500.对面的建筑,仅一条马路之隔,已影影绰绰几不可见。

DSC00052

一直希望是烟花三月下江南,等了这么久也没能成行。

这一次干脆不等时间了,心之所至,便是良机。

于是,正月底的最后几天,我又来到这姑苏城。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就是想会会这个仰慕已久的城市。

Categories: C'est La Vie, 色!无相 Tags: ,

春天已至,唤醒手感

March 11th, 2010 5 comments

一向喜欢出差,喜欢去各种各样的地方,寻找一些不一样的感觉。也就这样的机会,让我能够有心情,做一些在北京自己一个人一定没有兴致去做的事情,例如,晚上背着相机,出去逛街。是因为我在北京10年,这里让我已经没有了新鲜感?还是所有属于你的东西,你都不肯珍惜,懒得去正视?不知道。

话说昨晚和 @gaoming @virushuo @arthur369 一起去久光的龙记茶餐厅吃饭,饭桌上相谈甚欢。早知道火炬和我一样都是爱好很杂的人,这一下遇见@gaoming,则又发现了一个同类,甚是开心。四人从饮食聊到摄影电台修车geek聊上海北京聊blog聊程序开发聊MM…… 所谓人以群分,还是没错的。

今晚,调试完公司的VPN,回来也是无聊,于是就背上相机,出门!

出门就是当年最有名的第一百货,记得那时候这里还有一个过节环形还是十字天桥吧。小时候来过这里,应该还是很小很小的时候,回南京的外婆家。记得我爸妈说,我从小也从不像现在的孩子那样,想要什么东西就拼命的闹,买不到就在地上打滚,不达目的不罢休;我小时候也从来不说想买什么东西。就是一年,应该是还没上学吧,在一百,看到一个单通道的遥控小车还是什么的,盯着看,也不说,因为知道东西太贵,不能买,经济压力蛮大。我就一路走,一路看,走过来还回着头,什么话也不说。家里人看到心软,然后给我买了一套…这事情我已经忘记了,光记得小车了。呵呵。

CRW_1658

按下了第一次快门。

话说上次拿出这台机器来拍东西,应该就是去年夏天在香港了吧。也没拍几张。心欠欠的总眼馋Leica,就是看重Leica的低调不引人注目,看中旁轴极小的机震。我喜欢街拍,用D2x+70-200能吓走一切的被摄目标,能让原本专心玩游戏的小朋友,抬头冲你V字手大喊“耶~”

于是,就在纠结之间,我忽视了我的10D+Carl Zeiss Jena 2.4/35,好久没用了。我还是安心用好我的这个蔡司吧。好歹也是我用心从Ebay上,从英国淘来的好几十年的老镜头了呢。

这一张照片,整个拍废了,我还是贴上来。曝光不合适;构图不好看;光线的问题,片子也虚了。但是为了让我引以为戒:一年不拍了,就拍这样了,于是,还是贴出来挨批吧。

CRW_1659

这里是一个Canon的秀场么? 围墙外伸长脖子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

CRW_1665

Subway前面,在垃圾桶中寻寻觅觅求生活的人。胸平估焦盲拍。

明天,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随便拍几张照片,权当纪念,更重要的是,希望从这几张照片开始,立春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不能在蛰伏了。

I am back

Categories: 色!无相 Tags:

子非鱼 安知鱼之乐

February 22nd, 2010 7 comments

又一次坐在机场候机时,打开live writer,这一次,等待的是贵阳–北京的航班。

10天的假期也是Time Flies,就记得每天吃吃喝喝陪家人聊天打打牌出去拜年什么的就过去了。刚回来的那几天午饭后时常感到异常的疲惫,还能睡个午觉,后几天则整日奔波,没空在休息了。

年夜饭时候,父亲冲空着的座位努嘴:明年这里的座位,你给想办法填上啊。我口里应着,反正又不是让我们马上解决,还有日子呢。

昨天刚好赶上高中同学聚会,来了十好几个人,出乎意料。看看大家过的都那么幸福,李锐带着宝贝女儿来了,她都快3岁了;而几个在外漂着如我这般的,基本上也都还独来独往。

席间,听大家讨论着他们下一次腐败计划,讨论着家长里短,看他们每天闲适的上下班,开个小车,陪着父母妻儿,周末时常和老同学一起聚会郊游,突然无比羡慕。

从前有一个年轻人,赶着羊群,每天一到草地上就找个树荫躺着睡觉。村里的老人看不惯,就说:

“小伙子,你干嘛不起来,多花点时间喂喂羊呢?”

“那,可以干嘛呢?”

“你可以赚很多钱啊!”

“赚钱能干嘛呢?”

“你可以买更多的羊,赚更多的钱,娶个媳妇,然后找长工来给你放羊呢!”

“哦,那有什么好处呢?”

“到那时候,你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了,高高兴兴的躺着睡觉了啊!”

“哦。那,我现在不也是什么都不想,高高兴兴的躺着睡觉了么?”

……

 

是啊,努力追寻的,不就是为了快快乐乐的日子么? 如果大家目的就是寻找安宁的生活,过着简单平和的日子,就都能如此快乐,而我在北京近十年了看似一无所获,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这十年,他们陪着父母家人快乐的过了十年,有个房子,有个温暖的家庭,有个小车,周末大家一起开车去旅行;

这十年,我在北京一人奋斗,却尚未见解决那些基本的问题,也未见得我就真的过得更幸福。

再回头想想,人和人的快乐,是可以横向比较的么?又该如何比较?

是用相对比例: 我有40%的快乐完成度, 你有80%的快乐完成度,所以你比我快乐一倍?

还是用绝对数值,我的快乐值达到了109点,你的快乐值…?

如果是绝对数值,一切就陷入了不可知的领域。因为没有一种度量衡可以客观的能比较人心理这种主观评判的快乐程度;

如果是相对比例比较,那别人在家里就能达到80%的快乐满意度,我为何要如此辛苦的去追寻,最后得到的满意度却只有50%? 若是这么说我只需要在家里多陪陪家人,然后修身养性就行了,何必这么复杂,舍本逐末?

该要去找登机口了,暂时不写了。疑问牢骚抱怨和彷徨片刻,我明天又要开始我的漂泊生活。

欲求不满,是痛苦的源泉,还是发展的动力?

想起一段我1993年看的书上的话: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