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OPEN Day II 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 (w/ photos)

May 16th, 2010 4 comments

今天是第二天,早上依旧去和家人一般的长沙队打过招呼以后,回来准备训练。

今天早上的第一个对手是进八强的最后障碍–大连队。

作为另外一个小组交叉过来的大连队,实力比我们要强一些,特别是体力各方面都不错。不过今天我们一开场就控制好了节奏,很快拿到了5:0的领先优势。

我前天在迪卡侬买的运动鞋折磨得我死去活来,新鞋磨脚,我脚后跟很快就磨掉了一大块皮,用了几层创可贴都无效,一穿上鞋,就如同鞋子里有个图钉一样。听Russell的经验,他说,要赤脚就袜子都不要,于是脱赤脚上场。

上场断了一个盘,之后turnover。盯我的对手身材比我瘦小,也没有看好我,估计是经验不足,老赵在前场拿盘,给我塞了一个endzone顶的高盘,起跳,拿盘,得分。算是今年我的China Open在因这个烂鞋子带来的麻烦让我彻底不能上场之前,弥补了一点遗憾吧。

大连队比赛结束了,接下来就是beijing Bang。作为我跟了他们两年的一支队伍,我对他们的技术实力和打法比较了解。我知道这一场比赛会很艰苦。最后,比赛我们还是输掉了,止步于四强门外。

长沙队作为第一次参加China OPEN的队伍,表现也是很不错的,希望有机会能回长沙和他们一起比赛。

对了,还有7-up的朋友们,和我们打完比赛之后也一直很友好的给我们加油,和我聊天。如果看到我的这一篇blog,有空多联系!

废话少说,上图吧。

先上一两张,有兴趣的朋友请直接点入下面的链接观看,否则,小心大图杀猫~~

有需要自己照片大图的盘友,请留言。(我会给你没有水印的版本)

有需要照片做非商业网站或者其他用途的朋友,需要原图也可找我。请留言告知并保留署名即可。(也可以给你没有水印的版本.嘿嘿)

其他需求的,直接留言联系我。(写条件选择语句,习惯了)

dalian

Jump

Dalian & HangTime

Read more…

China OPEN Day I 中国极限飞盘公开赛第一日

May 15th, 2010 No comments

今天是极限飞盘第四届全国公开赛, Ultimate China OPEN tournaments的日子。一早顺路搭上香港队的队员Luciana来到集合地,然后汇合队员一同赶往赛场–北湖九号高尔夫球场。

今天我们四场比赛,第一场是通州7-Up,队伍是一支比较新的队伍了,成立时间不长,而且很多女队员,我们算是占了经验的优势,第一场比赛大概是11-1就取胜了;但是他们队员的积极的飞盘精神还是很鼓舞人的。

第二场比赛是一场对外国人的比赛,河南Huck’em up队。按照比赛规定,每个队的外国人比例超过一定阈值,就算外国人队,中国人和外国人的比赛,仅供观赏,比赛结果不计成绩;这一场比赛一上场我就晕了,对方的14号还有几个队员,黑人,就是标准的美式橄榄球运动员的体型!!~好在,最后我们9-8取得胜利;

第三场比赛是宁波队,水平应该和我们在伯仲之间,硬拼这一场比赛是我们的目标,因为最后一场的硬仗…嗯嗯… 很遗憾,输给了宁波队。比分好象是9:7

最后一场,就是去年的冠军队,香港队。打香港队不像宁波队那么累,原因就是宁波队的体力很好,和我们水平相差不大,大家硬拼,很辛苦,比分也拉不开。而香港队打的是极其丰富的经验,配合,和个人技术,我们双方打的都很轻松。可是—-分数很快就拉开了。

我始终记得去年我在Beijing Bang,决赛遇见香港队,我几乎要跑到虚脱了,最后输掉了。因此对于香港队的实力,很有认识。

期间,作为半个长沙人,听到长沙队来了,我很高兴的跑过去,参与其中,也作为荣誉队员,打了两分。很喜欢长沙队的那种热情和积极。或许自己把自己已经当成了半个长沙人的缘故吧,看到他们,我格外亲切。

第一天四场比赛结束,(每场一个小时左右,或者13分),大家开始聚餐。

一共大概有两三百人的晚餐,啤酒无限供应,今晚的主题是“睡衣”,于是就有很多很漂亮的创意上场了…

今天没带相机,简单记录一下,明天还有几场比赛,我需要照顾一下我穿新球鞋被磨破的脚踝,明天带相机去!

iPhone应用推荐:我爱记歌曲 — Shazam

May 7th, 2010 6 comments

时常会有这样的需求:在收音机里听到一首好听的歌,但是不知道歌名,难道就要如此失之交臂?

会有几种解决方案:

1.给电台的DJ发短信,请他说一下专辑,歌名,还有歌手的名字;

2.记住几句歌词,回家求Google大神帮助;但是前提条件是,能听得出来歌词–如果是外语歌,听力略差一点怎么办? 如果是周杰伦唱的歌怎么办??

这几日,在iPhone上发现了一个好的应用,叫做Shazam,他可以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题。

IMG_0026

这个程序有免费版,一个月可以识别不超过5首歌。我在试验了5次之后,我掏了$4.99,注册了一个收费版本。这是我的第一个付费iPhone应用。

打开程序,按下Tag按钮,把iPhone靠近收音机,经过一二十秒的识别,歌曲名出来了:

IMG_0027

恩。原来这首歌是Savage Garden的Truly Madly Deeply。

还可以检索这张专辑的介绍。如果我在美国,还可以检索到歌词,和听30秒的Sample。

软件可以结合GPS,显示在附近使用这个软件Tag歌曲的人。不过估计是150miles之内,使用付费版本的人,就我一个吧,所以我孤零零的矗立在地图上。

中文歌曲的识别情况如何?

IMG_0028

我把电台从91.5切换到97.4,识别了三首歌曲,赵传,张信哲,王杰,都成功识别出来了。只是似乎王杰和张信哲的两首歌,把歌曲名字和专辑名字弄反了。还算好,不算大问题。

该软件号称有八百万首的曲库,日常我能听到的歌曲,应该多数都能找到了吧。

接下来,恶搞一下他的识别机制:

话筒对着我自己,唱一首歌,唱什么呢?

Hakuna Matata

唱了几句,系统告诉我无法识别。

和我想象的一样(系统这时候也有提示),他当然不是IBM Via Voice,把语音识别成文字,然后用歌词来搜索的。他只能识别正式录制发行的歌曲(音乐),对于现场版的,人唱的,匹配无效。

总体来说,这个软件,我买的很满意。

对了,还有一点忘记说了,My TAGs可以看到自己标记过的历史,不会说在出租车上听到一首歌,还要拿笔抄下来回家在上网搜索的了。

 

 

Categories: 技术圈 Tags: , ,

笔友

March 29th, 2010 14 comments

十多年前。

当时,我还在上高中吧,一日听到电台里面的一个节目,什么内容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本着一向而来的对电台节目的热情和参与精神,我给主持人写了封信。

没过多久,她回信了,用电台的稿纸写的,大概有两三页吧。

后来,我们就开始书信往来了,成为了朋友。或者说,笔友吧。

再后来,我要上大学去了,我们曾经在电话里面讨论:究竟是否见面呢?或者,照片也行?犹豫了很久,还抛了硬币,可还是没见。

上了大学,依旧书信往复。基本上我是最喜欢写信的人,有一次创下一天收信8封的全班记录。为了第一时间看到信,别的班都是生活委员去取信,而我主动拿过了钥匙,担当起这个责任。

刚刚拿到钥匙的第一天,我去看了七次信箱。直到后来,阿姨告诉我,她一天只投一次信,方才作罢。

我们依旧书信往来,依旧天南海北,依旧没有见面,包括照片。

心里知道,在某个地方,有一个信任和了解的朋友,会在台灯下,用钢笔,写下给你的文字,投递到邮箱里,通过那几百上千年的古老邮政的方式,辗转数千里,来到你面前。

寄信,寄出的是一份心情,随即,马上就转入一轮期待,期待回信的那种感觉,是现在有电话和短信之后,不可体会的吧。

现在的电子邮件发出之后,我们发出的,仅仅是信件的内容,仅仅是“信息”,而没有任何物质的流转。

发给你一封E-mail,我的手中并没有因此而少了什么,你那里也并未因此多点什么。

甚至,或许写给别人的信,掐头去尾拷贝粘贴,又能完好的出现在另外一个人邮箱里?

因此,那种用钢笔写的,用纸张承载的,“just for you”的信,一旦寄出便真实的去到对方的手中,寄出的和收到的,都是沉甸甸的物质的感觉,显得格外的珍贵了。

书信往来,依旧。

 

后来,我们失去了联系:她换了工作单位,而我刚好也换了工作…

曾经,很失落。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突然就找不到了,心理空荡荡的。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一个贵州的社区,招聘主持人的告示中,看到了她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于是,我拨通了电话……

就这样,我们又联系上了。

时间过去了十多年,现在我们已经不再写信了,我们会在网上相遇,聊聊,聊聊彼此的生活,心情。

虽然基本上不再有物质的信件,可是心里还是感觉温暖。

过去这十多年的信,都珍藏在我的柜子里,虽然我不常去翻看,但是我知道,他们就真实的在那里,代表着一段时光。

每年她过生日的时候,我都会打电话过去。记得那一年,她在信里说:正和朋友在外面吃饭聊天,电话响起。她拿起电话,果然,是我的号码。感觉很温暖。每年的生日祝福,我都不会忘记。

3月27日,和飞盘队友在吃饭。突然有人说起:明天,是我的生日,老周说:明天,也是我女儿的生日呢。我笑了,是啊,3月28日,也是她的生日。我告诉身边的新队友我和这一个十多年没见面的朋友的故事。

她说:介绍你看一部电影吧,讲笔友的。Mary & Marx

MaryAndMarx

 

3月28日,我记得这个日子,只是因为周末,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打电话,让她好好的陪家人孩子一起过生日吧,还是上班再说。

3月29日,上网没看到她在线,于是发了个短信。

下节目,她回信息了。

在网上,她说:昨天你没来电话,心里感觉还是有些…

呵呵,我笑着说,不会忘记的。

我也推荐了这部电影,说:有朋友推荐我看,我也推荐给你。

 

我找了回来。这是一部动画,而人物造型让我想起当年的一部经典游戏:粘土世界。

刚才,我看完了这部电影。

心里怅然若失。

和看完麦兜的感觉很像,一开头,看到了这个电影的叙事方式和风格,我就知道,这不是一部普通的动画片,或者说,这不是给儿童看的动画片。这是给大人看的故事。

记得我们在当年“失散”之后又重新联系上,我们说:

 

“见面么?”

“恩。等等吧”

“什么时候?”

“等我们五十岁了吧”

“好”

想想,到50岁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认识了30多年。

到那时候,见面应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见一个认识了一辈子,但是没见过面的朋友。

说说,很简单。

想想,让人心中一凛。

一辈子,一辈子原来也就这么简单。

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做一辈子的朋友,也真好。

 

God gave us relatives…

    thank God we can choose our frends…

上帝赐予我们亲人

   感谢上帝我们得以选择朋友…

                         Ethel Momford.

老Geek新作

March 26th, 2010 11 comments

我爹是个老Geek。

我数数看啊:

无线电,反正是家用电器,基本没有不会修的,家里总堆着别人送来的要帮忙修的电视机,录像机什么的,从没断过。时常还自己贴零件钱帮忙。

音响,从老的红灯,到那种,“中国唱片”半透明的唱片的唱机,到后来的LP唱片(所谓的黑胶碟),到自己设计,打音箱。只是近年来听力下降,不太玩了。

乐器,口琴,三弦,毕竟是少数民族地区长大的,可能还是接触民族乐器居多吧。

摄影,我就记得,记得从小就见过家里有很多照片,黑白的,方方正正的那种,还有小一些,长方形的,都有。后来知道,为了这样奢侈的爱好,父亲需要付出很多,才能留下很多我儿时的珍贵记忆。

在后来,彩色照片兴起以后,似乎照片就没那么多了,或许是自己冲印是不太可能的缘故,加上两个孩子,生活压力也更大的缘故了吧。直到后来,父亲退休了,给自己买了一个向往多年的玩具:Nikon F80 + 24-120,捡起了自己放下了近20年的爱好。

在过些日子,我给他买了一台Kodak6490,买了个手写板(他普通话不好,拼音输入是大问题),从此,这个80年代初就用长城0520CH,我小学给我买了APPLE-][,高考前一年给我买的486 DX2/66,带我入计算机门的老Geek,也开始互联网冲浪了。

后来,看他一些照片获了奖,看在摄影论坛当了版主,又有人邀请他加入贵州摄影家协会,玩的不亦乐乎。于是我上ebay给他淘了台二手的D100,后来又换了Nikon D200。

装备妥当,时常全家出去时候,爷俩都长枪短炮的拿着单反拍照。

我不喜欢父亲拍照的风格,总是慢慢的构图,慢慢的思考,慢慢的按快门,不像我,先拍了再说。他那是胶片时代留下的习惯,有些不与时俱进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胶片时代走过的人,基本功确实比我扎实得多。想想看,应该还是我太浮躁吧。

因此,我也就是玩摄影而已。

废话不说了,贴几张我妹传给我的,前几天爸妈和她,仨人去丽江,昆明的照片吧。

丽江

丽江

丽江

丽江

丽江

还有一些以前的照片,我也发来吧。

云南红土地–东川的老农

一心贤

贵州草海的黑颈鹤.(70-300G,几百块钱的长焦,画质不能苛求了)

一心贤

葫芦。丝。我这是到处去搜罗他的照片了,我没有原片:)

l_a91b25b5cf0ce7d0d9c1e163bbbfdac5

对比。我记得这还是Kodak6490 拍的

一心贤

新娘是我小姨,我妈妈的表妹。

一心贤

荷塘无花

old

老奶奶

l_6d032a0200dfa6e7a6be911c842865e3

最后,贴一张几十年前几位老帅哥的照片,右后是我的老Geek。

祝他好片越来越多,身体健康,一直一直陪我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