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

May 5th, 2011 5 comments

脑子里灵光一闪的一句话,本来想写一条tweet,但是后来想,还是打算用10分钟时间,写成一个短短的blog吧。

起因是这样的,办公室里很吵,很多人在打电话,大声的说话,电话铃声,手机铃声也很吵,我就戴着耳机工作。对面坐着的香港来的同事轻轻的说:“这么大的手机铃声,在香港办公室是会被人complain的”

戴着耳机,开着音乐,稍微可以专心一点做点事情,否则,一摘下耳机,我就可以知道,某个vendor给他们的设计稿颜色不对,某篇稿子要重新看一下,某个同事邻居家里的猫昨天晚上没回家,等等等等;

耳机里,放着轻音乐,突然想起当年很喜欢的一个歌手:齐豫。

她有一张完全的英文专辑《Love of my Life》中文名唤作《藏爱的女人》,全部是经典音乐谱词之后的作品,如天籁一般。
Love of My Life

当时在长沙,为了这一张专辑,我花掉了120块钱,买了正版的。

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大概是300-350,这是我三分之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当时,还没有随身听的CD机。

只是因为喜欢,只是为了珍藏,只是为了表示支持喜欢的歌手。

突然又想起,有一个朋友,是北京孩子,大学毕业两年左右,工资两千左右,在一个小公司工作,吃住在家里倒是不愁生活。看他兴致勃勃的玩着一个PSP,当时我也感兴趣,问问他,多少钱?结果一算,一套下来差不多是他一个月的工资;

可是看看现在的我,我却没有这样的勇气,用自己一个月,乃至半个月的工资,去买一样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买一台Leica的二手机身?买一套Hi-FI?买个大电视和游戏机?

这是为什么呢?什么变了?

想来想去,是年纪变了。不如当年那般年轻,那般的无所顾忌毫无负担,于是就要考虑种种的问题,种种的可能性,万一有一天临时辞职失业了,该怎么生活呢?

患得患失,失去了不怕失去的勇气。

我想,创业的话,同样要趁早了,否则,连失败的勇气,都没有了。

:)

好了,十分钟,收工。

2011天津极限飞盘Tournament

April 17th, 2011 No comments

受天津体院老队员的邀请,我们Bazinga!参加了2011年天津极限飞盘赛,这一次比赛的时间在6月16-17日的周末,在天津市河东区体育场和二宫体育场举行。

话说比赛有九个队伍参加:

Big Brother Sexy, Big Brother Ugly (我还是没分清楚那个是Sexy,那个Ugly。都挺Sexy的)

天津体育学院Speed 1, Speed 2 (大S和小S)

北京HangTime, Beijing Bang,

天津枫叶国际学校,大连枫叶国际学校

还有就是我们了,对外经贸大学Bazinga!~

我们的队员都很年轻,刚刚参加这个活动普遍才几个月,长的不过半年,短的才一个月,或者才有一次两次的,所以这一次的目的很简单,见识一下高水平的比赛和竞技;Social,见一下这个Community的朋友们,有很多都是我很久没见的了;在就是最重要的一点,Have Fun~

第一场比赛对Beijing Bang,整体大家打的很不错,进攻防守都出乎意料的好,最后4:7输掉和Bang的比赛;

第二场是Speed II队,因为都是天津体育学院的学生,身体素质好过我们很多,加上他们技术,意识,爆发力等等,各方面都比我们强,我们输的当然心服口服。

第三场是Big Brother,他们衣服设计都很有特点,下面印着We are watching you. 恩,知道的就知道了,不解释。他们是中国飞盘当之无愧的大哥,基本上每个人玩飞盘的时间可能都是十多年之上了,对于这个运动的理解都是我们好好学习的目标。

第四场和天津泰达国际学校打,一开始我们领先,后来小鞠同学为了救盘扑在场地外侧的各种生锈的铁器杂物上,受了重伤,我们几个队员纷纷送他去医院治疗(最后封了八针),剩下队员无心恋战,加上刘也和刘文龙两位上场助阵,最后我们惜败。

话说小鞠这一次的表现不错,很积极,Russell点评:还好他这一次伤的不是太重,我很喜欢他的,接盘要盘都很积极,希望他能尽快康复,回来比赛;

另外一个Russell点评的,是小树,意识好,技术不错,当时见到小树的时候,Russell还以为他是以前在其他队的队员,加入我们Bazinga的~

其他Wendy啊等等Russell都很喜欢的,不要嫉妒小树和小鞠啊。

这一次Russell总体的点评是,真没想到这一次大家提高很快,比上次天津交流都强很多,不管是打法,还是技术都提高了。而且基本上再传盘的选择上,意识基本上都是对的。只是由于手头还不够熟练会失误,但是大有发展。

希望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好,大家都能开开心心的玩飞盘。

好了,不多说了,贴些照片吧。 (anybody who wants his/her photo of orginal size, please leave comments here, I will send it to you. Contact me before you use any of the photos in public. Thanks)

NIC_0034

 

请猛击下面查看更多 ! Please CLICK the link BELOW to see more…

Read more…

极限飞盘天津交流

March 27th, 2011 4 comments

和天津体院原来的几个极限飞盘老队员,刘文龙、王跃胜、刘也约了很久,一直想要组织一次飞盘交流,这一次终于成行了。

3月25日下班后,我把我的车开到老周家楼下,换了他的新C5,他开着他以前的富康,两车直奔塘沽。一百七十公里的路程,前面花了快一个小时都还没出城。

闲话不说,等我们到了塘沽,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了,文龙兄在国际学校给安排了学生宿舍,然后大家一起聚餐,途中来的刘也已经喝到七晕八素,要不是考虑第二天还要飞盘,真不拦着他……

今天早上九点,开始飞盘,天津新老体院的队员们来了二十多人,大家一起玩到下午,很开心。我很久没有这么大强度的奔跑了,心肺功能可能不太够了。

值得称赞的悲情人物是周雯婷Wendy。今天为了飞盘,撬掉了模拟联合国的重要session;比赛过程中和对方队员撞在一起,受伤了,腿几乎不能走了,还在后来的正式比赛中得到了一分;后来送她,哎呀呀,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就找不到塘沽火车站了呢?最后只好误了火车,也推了下午的session,和我们一直玩到晚上回来…

贴些照片吧。

NIC_0001

刘文龙

NIC_0018

这是Edward Wang给表演的经典教材: 迈步让开对手的防御区域,正手Outside-in

NIC_0023

搞体育的就要有这种精神,哪怕追不到了,也不能因此放弃。他是咬着牙,一直努力在追着飞盘,虽然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但是精神可嘉

NIC_0140

Russell有很多精彩的接盘动作。这算是拍到了一张。

NIC_0236

这位红衣兄弟的动作,表情和手的颜色,都是亮点~~

父母心

February 18th, 2011 9 comments

上大学之前,我一直走读,而除了一两年因为父母调动工作到总厂,我和妹妹也到总厂上小学和幼儿园,那一年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辆二八凤凰的自行车上往复奔波以外,家离学校就在走路十五分钟的路程之内。这一年多奔波的旅程,就是我爸骑车,我坐在前面横梁上双手放车把上,我妈抱着妹妹坐在后座上,我爸骑过那三五公里的山区公路…

上了大学,去了长沙,我突然要住校了,突然离开家,感觉自然不太惬意。

首先,我要熟悉的是宿舍生活,而且是完全军事化管理的宿舍生活,每天整理内务叠豆腐块,床下每人两双鞋排成线桌子上不允许有任何物品凳子在桌子下靠一侧放好毛巾三折在三折挂绳子上成线牙刷靠这边牙膏靠那边放成线上课铃声一响包括上午下午和晚自习时间哪怕没有课也绝对不允许出现在床上哪怕坐着靠着被子都不行…诸如此类。

其实,不适应的,据说还有我妈。

家里因为是小三居,我上大学之后的一年,家里装修,就拆了我的床,把三室一厅变成了两室两厅。要知道,老房子的厅的结构和面积问题,基本上是无法当厅利用的。我爸说,那一次拆我的床的时候,我妈一个人在旁边偷偷掉眼泪:感觉这是一个里程碑性质的事件,标志着我真的离开家了…

昨天一个人回到家,元宵节,对于我也没太大意义,反正一人在外的,就随便找点吃的,找了个粤语片看看,古天乐,刘青云的《扑克王》,对于我来说那些香港片很对我胃口。不像以前还喜欢看一些小众的电影,现在因为太累,看电影就不愿意用太多的脑子,而多数香港电影就正对胃口。而要看香港片自然就要看粤语原声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就慢慢看吧。

中间,想着给家里打个电话。

电话里,我妈言语中,却听出有一丝的歉意“你今天就高高兴兴过个节吧。别多想…今年回家过年,也弄得…..心情不好,还把你的东西….都带走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回家过年,挺好的啊,怎么不开心了?”

再说几句,我想起来了。

我当年房间里有一个写字台,中间抽屉我一直锁着。里面有我从小一直存着的各种信件,纪念品,卡片,小时候捡来的可以用来写字的石头(我们叫石笔),印花,贴着贴画的歌词本,日记,照片,小学,初中,高中毕业纪念册,等等等等,是我从小到高三毕业的所有回忆。

那一年家里装修,要拆掉我的床,这个写字台也要拆除,隐约记得当年告诉过我。虽然一直不愿意让家长看到,但是既然这样,也没办法,就让他们撬锁,我妈应该把我的抽屉里的秘密全部收好了。

今年回来,临回北京那一天,想起来这个抽屉,想顺手翻翻,于是问“妈,我以前写字台中间抽屉的东西呢?”

我娘正在做饭“写字台?早都拆了啊。东西,早都不在了吧….”

“啊!!!!!”五雷轰顶。

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这些从小就留着的东西,一直是我时常想起的纪念,是昨天和今天的我的一道桥梁,代表着我过去的岁月的点点滴滴,怎么就这么没有了??

我的腿都有点发抖,转身很颓废的走开。

我顶了几句“这么多年的东西,又不是垃圾,干嘛给我扔了?”

我妹听出来我巨大的沮丧和打击,过来圆场,说“当时应该收起来的,给你找找”

全家很尴尬的沉默。

好在过了十分钟,我妹找到了一个大口袋,里面装了一大堆信件本子什么的,给我,让我看看。

我翻看了一下,基本上纸的东西都在,其他的小物件都没有了,估计那真是让当成垃圾扔掉了。

心情平复了一点点,我默默的把整个口袋放到我的旅行包里,说,我都带走。

“不用都带走,这么重。找点要用的带走吧”,我妈有点理亏。

我没好气的坚持“我没时间在找了,我都带走。免得下次给我扔了,从小长大的东西,扔了,再也没有了!”

最后,我背着一个巨大的旅行袋,回北京了。

想想,我妈就是因为这事情,心里难受。

当年拆了床,难受的是,从小长大的儿子,物理上,地理上的离开了家;

今年带走了所有从小的纪念,感觉上,却是留恋的东西,以前的回忆,从感情上都带去了北京,离开了家

想想,我也懂。赶紧安慰一句,”没事啦,我没事啊。带走那么多,就是没事自己还可以找着方便….”

听得出来,娘松了一口气。“那就好,你要这么想,那就好,我就怕是…”

没往下说。

我懂 “没事,就是我拿来看着方便,没什么,别多想了,没事,好好过元宵节吧”

解开了一个结。

其实,人都是很敏感的,我也是,父母也是。

越是亲近的人,越要彼此体谅。

这一次我妈也悄悄的说 “你爸就是倔,因为抽烟什么的事情,我没少和他吵架,不过他不像我,我还能说出来,他有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憋着。你们以后说他抽烟什么的事情,别说的太重了,他憋着不说话那样子也挺可怜的”

听了,心里酸酸的。 我答道 “好。好。要是我们说话说重了说着急了,你就吼我们好了”

哎,父母心啊。

想起来前几天twitter上转发的一条推,发给大家,希望和爹妈着急的时候,能想起来这一条推吧。

RT @enjoyCHH 在我悔過我對爸媽的大吼發脾氣的時候總會想起這個Fav:
RT @lu0s: 看到这么一段话“女儿,妈妈老了,看电视经常记不住哪个台,爱唱歌经常忘了怎么唱,想说话总是要说那么多遍,你能不能多一些耐心,和颜悦色一点,就像你小时候什么也不会,妈妈教你一样”

Categories: C'est La Vie Tags: , ,

自己动手更换MBP Unibody的触控板 — 一滴饺子汤引发的惨案

February 9th, 2011 4 comments

这一次回家,把用了一年的MBP 990带回来给我妹,吃饺子的时候,本打算看看最新一集Nikita,结果一滴悲催的饺子汤(包含了复杂的化学成分:醋,酱油,油,辣椒,折耳根浸出液等等)落在触控板的右侧,仅仅一滴,马上擦掉,触控板仍旧悲剧的失效了。

现象:

按键可用,但是整个触控板只有最上面的窄窄一行可以勉强让鼠标沿X轴方向移动,而其余部位全部失效,Y轴方向无法移动;

解决方案:

拆开机器,检查后可以看到触控板集成度很高,因为缺少一个合适的螺丝刀,因此拆不下触控板来,考虑:

1. 带回北京,找Apple Store处理,收费与否,看人品吧;但是关键问题是,处理完了,寄回贵阳来就太麻烦了,要是明年过年在带回来,那就太纠结了,不带这么送礼物的:我带来了,我弄坏了,我带走了…

所以,决定还是在贵阳争取搞定。

上淘宝搜索,找触控板,从350-150价格不等,最便宜的一家只要66块,包括排线。店主说是二手的,看这个价位,心里有底了:这饺子汤也不是特别贵。顺便买了一套工具;

接下来,是图解拆机过程

MBP 990是Unibody的机身,反过来,可以看到10个螺丝,选择一个PH0的十字头,轻易即可打开,其中上面一排四个的右侧三个是长螺丝;MBP背面

揭开背板,即可看到内部结构;

左下角是硬盘,我刚买到就换成了500G的,他的上侧是光驱,考虑玩双硬盘,加个SSD的,可以在这里动脑筋;右下侧长条黑色的当然是电池了,他上面是内存槽。我刚买到机器的时候也加成了4G内存;

MBP内部

这里要注意,固定电池的是两个特殊的螺丝,状如奔驰的三叉星标志一般,没有合适的工具,我是用刀和1.5的一字头将就拧开的。一定要小心,别拧花了。两个螺丝,右边的一个是长的;

MBP电池螺丝

上图可以看到,电池条码的右侧就是这个螺丝,有点花了,不敢用力了;上面就是电源的排线,我倒是没拔下来,直接把电池抽出来翻身扣在上面即可;

MBP触控板拆机图

拆开电池,就可以看到触控板了。触控板用排线连接到主板上,触控板用上侧的八个非常小的十字螺丝固定;下方有一个六角螺丝的触点。这个触点没必要拧下来。这个六角螺丝拧的深浅,控制着触控板按下去的键程,有必要的话,可以自行调节,可别按照惯性思维把螺丝都拧死了,否则你会发现你的触控板键程为0,按不动了。

MBP触控板拆机图

用PH0的十字螺丝刀,小心翼翼的拧下八个螺丝,收好,然后垂直主板(Z轴方向)往上拔下排线,这时候触控板即可从屏幕一侧取出来了;

MBP触控板拆机图

MBP触控板拆机图

原样装回新触控板,装回机器,即可完成触控板的DIY更换;

 

之后,我开始不死心的研究原来的那块触控板。看这个东西的集成度,我肯定没办法拆开,不过既然如此紧密,也就不可能有辣椒籽饺子馅藏在里面,肯定就是一些杂质在饺子汤干了以后在电路板上影响了他的正常工作。既然如此,死马当作活马医,基本上还是有比较大的把握回复的;

拆下排线靠触控板的这一侧,也很简单,排线是用胶粘住的,轻轻的往垂直于触控板平面的Z轴方向拉开胶,再往Y轴方向,平行于触控板平面往上拉,排线即可拆下,放在一边备用;

把拆下的触控板整个浸泡在工业酒精里,轻轻轻轻轻轻的振动一会儿,泡个半个小时,然后用纸巾吸干残留的酒精,放在阴凉通风的地方自然风干。我是放了一天,然后装回机器,原来的这个触控板也恢复正常了~

有一个小插曲,为什么说轻轻轻轻轻轻的呢,因为这个触控板是玻璃的,很脆,不小心就会像我这样:

MBP触控板

好在,我这一下有了两个触控板,大不了自己再换一个即可。

总结:

1、对于触控板这样的集成度高的东西,其实更换也是很简单的,关键是有合适的工具,细心一点就好办;我爹作为老电气工程师在一旁感慨,当年他们那样元件级修东西,电容击穿了,电阻坏掉了,最多换个集成块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年代过去了,现在集成度这么高,都是插拔件换个板卡,维修起来太容易了(当然更换的成本高多了)

2、计算机进清水迅速关机,拆开待自然风干之后在通电源;非清水就很麻烦了,因为里面有大量的溶质多半还导电。对于触控板失灵,大多数情况用酒精彻底清洗之后,应该还是能恢复的;

3、不要在计算机前面吃东西,他会很嫉妒的,一旦他生气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