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色!无相’ Category

2011天津极限飞盘Tournament

April 17th, 2011 No comments

受天津体院老队员的邀请,我们Bazinga!参加了2011年天津极限飞盘赛,这一次比赛的时间在6月16-17日的周末,在天津市河东区体育场和二宫体育场举行。

话说比赛有九个队伍参加:

Big Brother Sexy, Big Brother Ugly (我还是没分清楚那个是Sexy,那个Ugly。都挺Sexy的)

天津体育学院Speed 1, Speed 2 (大S和小S)

北京HangTime, Beijing Bang,

天津枫叶国际学校,大连枫叶国际学校

还有就是我们了,对外经贸大学Bazinga!~

我们的队员都很年轻,刚刚参加这个活动普遍才几个月,长的不过半年,短的才一个月,或者才有一次两次的,所以这一次的目的很简单,见识一下高水平的比赛和竞技;Social,见一下这个Community的朋友们,有很多都是我很久没见的了;在就是最重要的一点,Have Fun~

第一场比赛对Beijing Bang,整体大家打的很不错,进攻防守都出乎意料的好,最后4:7输掉和Bang的比赛;

第二场是Speed II队,因为都是天津体育学院的学生,身体素质好过我们很多,加上他们技术,意识,爆发力等等,各方面都比我们强,我们输的当然心服口服。

第三场是Big Brother,他们衣服设计都很有特点,下面印着We are watching you. 恩,知道的就知道了,不解释。他们是中国飞盘当之无愧的大哥,基本上每个人玩飞盘的时间可能都是十多年之上了,对于这个运动的理解都是我们好好学习的目标。

第四场和天津泰达国际学校打,一开始我们领先,后来小鞠同学为了救盘扑在场地外侧的各种生锈的铁器杂物上,受了重伤,我们几个队员纷纷送他去医院治疗(最后封了八针),剩下队员无心恋战,加上刘也和刘文龙两位上场助阵,最后我们惜败。

话说小鞠这一次的表现不错,很积极,Russell点评:还好他这一次伤的不是太重,我很喜欢他的,接盘要盘都很积极,希望他能尽快康复,回来比赛;

另外一个Russell点评的,是小树,意识好,技术不错,当时见到小树的时候,Russell还以为他是以前在其他队的队员,加入我们Bazinga的~

其他Wendy啊等等Russell都很喜欢的,不要嫉妒小树和小鞠啊。

这一次Russell总体的点评是,真没想到这一次大家提高很快,比上次天津交流都强很多,不管是打法,还是技术都提高了。而且基本上再传盘的选择上,意识基本上都是对的。只是由于手头还不够熟练会失误,但是大有发展。

希望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好,大家都能开开心心的玩飞盘。

好了,不多说了,贴些照片吧。 (anybody who wants his/her photo of orginal size, please leave comments here, I will send it to you. Contact me before you use any of the photos in public. Thanks)

NIC_0034

 

请猛击下面查看更多 ! Please CLICK the link BELOW to see more…

Read more…

极限飞盘天津交流

March 27th, 2011 4 comments

和天津体院原来的几个极限飞盘老队员,刘文龙、王跃胜、刘也约了很久,一直想要组织一次飞盘交流,这一次终于成行了。

3月25日下班后,我把我的车开到老周家楼下,换了他的新C5,他开着他以前的富康,两车直奔塘沽。一百七十公里的路程,前面花了快一个小时都还没出城。

闲话不说,等我们到了塘沽,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半了,文龙兄在国际学校给安排了学生宿舍,然后大家一起聚餐,途中来的刘也已经喝到七晕八素,要不是考虑第二天还要飞盘,真不拦着他……

今天早上九点,开始飞盘,天津新老体院的队员们来了二十多人,大家一起玩到下午,很开心。我很久没有这么大强度的奔跑了,心肺功能可能不太够了。

值得称赞的悲情人物是周雯婷Wendy。今天为了飞盘,撬掉了模拟联合国的重要session;比赛过程中和对方队员撞在一起,受伤了,腿几乎不能走了,还在后来的正式比赛中得到了一分;后来送她,哎呀呀,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就找不到塘沽火车站了呢?最后只好误了火车,也推了下午的session,和我们一直玩到晚上回来…

贴些照片吧。

NIC_0001

刘文龙

NIC_0018

这是Edward Wang给表演的经典教材: 迈步让开对手的防御区域,正手Outside-in

NIC_0023

搞体育的就要有这种精神,哪怕追不到了,也不能因此放弃。他是咬着牙,一直努力在追着飞盘,虽然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但是精神可嘉

NIC_0140

Russell有很多精彩的接盘动作。这算是拍到了一张。

NIC_0236

这位红衣兄弟的动作,表情和手的颜色,都是亮点~~

韩国随拍 (首尔,济州岛,南怡岛)

June 3rd, 2010 8 comments

韩国六日行,终于归来。本想过去放松一下,结果整日奔波,比在家还累。算了,这些不说了,贴几张照片吧。

流水帐:

第一日 周六, 北京-首尔

一直不习惯这个名字,首尔–叫汉城习惯了。不过想想,还是尊重一下别人的选择吧。飞机俩小时就到,比回贵阳还快。第一天在汉江上的西餐厅吃饭,坐船观光。

汉江把首尔分成两半,江北是老城,江南是新区,就像浦东新区一般。首尔大概有一千四百万人口,韩国差不多1/3的人口都在首尔。

第二日 周日,南怡岛(南怡共和国)

很特别的一个地方,据说在韩国承认这里的文化独立,有自己的国旗国歌。其实去了就是一个文化旅游区。不过很赞赏他们的创意和韩国政府的包容。

NIC_0261

这个岛是私人所有的,其CEO身价也是数亿人民币,是一个艺术家。结果我们去了,才知道身边一个和工人一起油漆刷墙的老人,就是这里的CEO…7NIC_0364

帅哥韩国导游。这是一个韩剧的拍摄地。

IMG_2680

晚上,组织的活动比较有创意。岛民带我们烧制黑陶碗,放孔明灯。由于光线不好,我没怎么拍照。这一张照片,是来自广州宝马的小胖同学拍的。烧制黑陶碗坯的,是用湿报纸围起来的炉子,很有特色吧。

第三,四日 济州岛

济州岛,似乎中国护照可以落地签。我们每年在济州岛也有极限飞盘比赛。今年就是五月初举办的。可惜当时我没去:)

岛上有韩国最高山–汉拿山,最高点海拔1100m。从山下阳光灿烂,坐车到山顶,便已经是云雾缭绕了。

因为今天出大太阳,我是短衣短裤凉鞋的打扮。下去走了一下,寒气直刺皮肤,赶紧回到车上,不去爬山了。

按这里查看更多照片

NIC_0009

回到山下,重回阳光,汽车来到一个神奇的坡底,司机熄火,却看车自己溜上了坡顶~~

NIC_0034-1

瓶子不用说,也是往坡上滚的。

车子到了这里,都会如我们一般,熄火,滑行上坡。

NIC_0039

NIC_0066

济州岛是火山形成的岛屿,号称“三多”:石头多、风多、女人多。这是济州岛,乃至韩国的象征,石头公公。

Read more…

Categories: 色!无相 Tags: , , ,

预备–出发! 目标 韩国

May 21st, 2010 11 comments

前些天,黄小P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她的公司接了BMW的一个event,是帮BMW做Sales奖励,组织各大区的Top Sales去韩国做一个五六天的Team building和旅游,为了让活动的点点滴滴成为美好的回忆,(综合计算一下韩国本地请摄影师的性价比,对比从国内带我过去的费用之后),嗯,考虑到我卓越的摄影方面的才华,决定邀请我,去做随军摄影师。

考虑了一下,刚好还有点假期,那就从命吧。

为了弄签证,首先要有一个北京本地的身份证,或者来京一年以上的暂住证,以避免按照我的护照issue地点,给我弄到广州或者什么地方的大使馆去办理签证。为了这个暂住证,颇费了周折。房东不太愿意弄;朋友的房产证放在长沙家里了;另外一个朋友的户口本被他爸没收了(谨防他乘他爸不注意,把家里的房子卖掉一两套);打电话问网上的代办,要两百块钱,更重要的是我不放心把身份证给他们,于是,打电话找黎明同学。他给建外派出所的小兄弟打个电话,我去一趟,5分钟搞定。唉,还是要上面有人啊!(提醒某些同学:是上面有人,不是里面有人! 我们不打算进去。里面有没有人,对我们没意义&×#(&×@#)

然后找瞿同学拿了个SB-28的闪光灯。不是SB-800或者900,可是将就用一下吧;

把几个镜头送去维护一下,特别是18-35银广角,可能拍摄大场景的时候要用;

买了双Crocs洞洞鞋,解决穿皮鞋怕下雨,穿登山靴怕脱鞋的窘境;

整理行囊:

1.护照,在导游那里;

2.现金,没有预约,只换到了十五万韩元,合人民币900块。太少了。不过因为吃住行都不用我管,还有信用卡,希望够用。

3. 器材:
D2x with battery charger

SB-28 with AA batteries

12-24/4

18-35 银广角

70-200/VR

CF card with card reader

MacBook Pro

4. 代购物品清单

5. 简单的换洗衣物;

其余的,想到再说。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如果要去韩国,一定要提前几天预约购汇!!~ 韩元不是美元英镑,一般银行没有,中行也要预约的!

5月初刚刚结束了济州岛的极限飞盘邀请赛,可惜这一次没凑上。

Categories: 色!无相 Tags: , , , ,

老Geek新作

March 26th, 2010 11 comments

我爹是个老Geek。

我数数看啊:

无线电,反正是家用电器,基本没有不会修的,家里总堆着别人送来的要帮忙修的电视机,录像机什么的,从没断过。时常还自己贴零件钱帮忙。

音响,从老的红灯,到那种,“中国唱片”半透明的唱片的唱机,到后来的LP唱片(所谓的黑胶碟),到自己设计,打音箱。只是近年来听力下降,不太玩了。

乐器,口琴,三弦,毕竟是少数民族地区长大的,可能还是接触民族乐器居多吧。

摄影,我就记得,记得从小就见过家里有很多照片,黑白的,方方正正的那种,还有小一些,长方形的,都有。后来知道,为了这样奢侈的爱好,父亲需要付出很多,才能留下很多我儿时的珍贵记忆。

在后来,彩色照片兴起以后,似乎照片就没那么多了,或许是自己冲印是不太可能的缘故,加上两个孩子,生活压力也更大的缘故了吧。直到后来,父亲退休了,给自己买了一个向往多年的玩具:Nikon F80 + 24-120,捡起了自己放下了近20年的爱好。

在过些日子,我给他买了一台Kodak6490,买了个手写板(他普通话不好,拼音输入是大问题),从此,这个80年代初就用长城0520CH,我小学给我买了APPLE-][,高考前一年给我买的486 DX2/66,带我入计算机门的老Geek,也开始互联网冲浪了。

后来,看他一些照片获了奖,看在摄影论坛当了版主,又有人邀请他加入贵州摄影家协会,玩的不亦乐乎。于是我上ebay给他淘了台二手的D100,后来又换了Nikon D200。

装备妥当,时常全家出去时候,爷俩都长枪短炮的拿着单反拍照。

我不喜欢父亲拍照的风格,总是慢慢的构图,慢慢的思考,慢慢的按快门,不像我,先拍了再说。他那是胶片时代留下的习惯,有些不与时俱进了。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胶片时代走过的人,基本功确实比我扎实得多。想想看,应该还是我太浮躁吧。

因此,我也就是玩摄影而已。

废话不说了,贴几张我妹传给我的,前几天爸妈和她,仨人去丽江,昆明的照片吧。

丽江

丽江

丽江

丽江

丽江

还有一些以前的照片,我也发来吧。

云南红土地–东川的老农

一心贤

贵州草海的黑颈鹤.(70-300G,几百块钱的长焦,画质不能苛求了)

一心贤

葫芦。丝。我这是到处去搜罗他的照片了,我没有原片:)

l_a91b25b5cf0ce7d0d9c1e163bbbfdac5

对比。我记得这还是Kodak6490 拍的

一心贤

新娘是我小姨,我妈妈的表妹。

一心贤

荷塘无花

old

老奶奶

l_6d032a0200dfa6e7a6be911c842865e3

最后,贴一张几十年前几位老帅哥的照片,右后是我的老Geek。

祝他好片越来越多,身体健康,一直一直陪我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