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Archive for the ‘随便放’ Category

小罗曼斯 — 生日快乐

August 18th, 2010 6 comments

手机忠实的提前提醒我,还有一刻钟,就是八月十八日,我的生日了。

一个月没写blog了,今天憋着写点吧,总觉得有些矫情。

这几天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找个由头聚会了:

先是周日,一起玩飞盘的十多个朋友,训练完毕一起吃了顿饭。保留曲目当然是用飞盘装啤酒了;

周一和新认识的朋友聊天,说起音乐,说起古典吉他,突然想起来大学时候,天天和李晓波躲在房间里,练吉他的日子。我坚持的时间不长,就学了几首曲目,能从头到尾爬完的,也就只有小罗曼斯,和雨滴了。这天一说起,突然手痒痒,很想再买一把吉他,把这首小罗曼斯拣起来。考虑考虑吧,过几天,刚好要和吉他协会的朋友聚会呢。

今天,兔兔和小丹同学说一起吃饭,庆祝兔兔找了新工作,而且比较满意,也算给小丹送行:马上又要去US了–开学了;

晚上,Q同学照旧给我发了信息:生日快乐啊

而且,他还说:估计明天屁狐狸同学就会给他电话了:今天是他生日啊,怎么安排,没忘记发个短信吧。

感觉很温暖。

有这一帮朋友,很开心。

去年,是 @virushuo 和 @arthur369 还有小蔡同学,陪我一起吃饭,今年,我也过的蛮开心。

考虑送自己一对音箱,作为生日礼物。

雅马哈的新小白盘,何如?

祝自己生日快乐,祝爸妈身体健康.

健康,安宁,如意。

网上搜索到一个小罗曼斯,先放这里分享一下吧。

Categories: 随便放 Tags:

昨夜惊悚的梦境纪录

July 16th, 2010 5 comments

昨晚,作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记得一大群同学,一起去某个地方旅游,既像贵阳,又像成都的地方。

第一天晚上,说要搞个活动,于是大家要抽签选择自己具体的活动内容。我抽签之后就晕了:要我半夜手持一个整人玩具,大概就是能够发出阴森森的绿光,发出声音的整人玩具,从山脚下一个人穿过竹林,走到坟堆里。
我当即就毛骨悚然了。我一向属于很不喜欢看神神怪怪的故事的人,或许因为一方面联想丰富,容易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一方面有点强迫症的倾向,越是不该去想,越要去想的。于是,我拼命推辞,可是大家的意见是:愿赌服输,既然抽到了这个活动,就要完成。

我恳求未果,正在准备硬着头皮想对策呢,发小,Q同学,拿着我的道具,就直接打开开始操作了。只见阳光下,这个道具发出阴森的绿光和怪叫,像个冷光焰火一般,很快完成了它的使命,燃烧殆尽了。想想,若是晚上,确实有些恐怖。

不过,还是这句话,既愿赌就要服输,只能去旁边的整人玩具店再买一个这个道具了。

进去以后,小店主,女生,爱答不理的,说49块一个。“这么贵?!” 习惯性的还是要砍砍价,结果,店主口出不逊,我一向对于服务态度和意识很看重的(六脉神剑价值观之“客户第一”熏陶出来的),于是就与之争辩。这时候,店主的男朋友还是什么人,有点气势汹汹的想出风头,冲过来就推搡:“你们XXXX”,玩具上面的铁丝,把我的右手划了个口子,开始流血。

Q同学和我不干了,于是双方开始拉扯。

我离开南方也这么多年了,176,Q同学180,俩人的体型都很不瘦,小个子男生于是被我们按住动弹不得,狠狠的从言语上警告了一番,当然,他自然也挨了些拳头,自然也没什么伤,Q同学的手下还是有数的。

临要离开商店,小男生开始叫嚣要打电话报警。我有些紧张。虽然是对方先动手,但是毕竟最后是他吃亏,我还是不想惹麻烦。

Q同学说,没事,走吧。后天就回北京了,他们也不能怎么样;

临走的时候,小店里有客人围观的,有一个军人,看军衔是个中校了,说愿意为我作证,是他们先动手,于是,我谢过他,留了电话号码;

回家的路上,和Q同学一路聊天,这时候,有个逛街的老大爷在我背后突然喊我的名字。我心下一惊,默然的回头看他,他指着一张通缉令说:这是你么? 我上去看了看,说“你觉得能是我么,谁俩外地人来这里打架玩的?” 老大爷点头称是,我转身走人。

到家了,关门上网Google关于治安案件的处理问题,突然有人砰砰敲门,开门一看,是俩小警察(实习警衔,富康标志),核实名字,居然要给我上手铐。

我很郁闷:你们有权限抓人么?最多请我回去协助调查录口供吧!

他俩指指楼道里面贴的一个小招贴“XXX厂领导巨额收入不明,我要上访!”  说:“这是你贴的吧”

NND,一下子从治安案件,变成了维稳的案件了,NND!

我就晕了,这管我P事啊。可是就是解释不清楚,他们觉得我从北京过来的,就是涉及到上访事件的,非要给我上铐。无奈之下,给Q同学打电话,他正在给我详细声明我的权益,还说让人马上联系这边公安厅的时候,短信,把我惊悚的梦,吵醒了……

就这样,无他,记录一下,这个细节异常清晰的梦。

P.S. 原计划写个比较引人眼球的标题,后来担心自动同步到twitter的时候,让推友误以为真的出什么事情了,产生不必要的麻烦,于是,老老实实的写标题吧。

Categories: 随便放 Tags:

Flash Mob 快闪精选 — MJ

January 12th, 2010 9 comments

这两天听了几首MJ的歌,今天在网易首页又看到说MJ系死于谋杀。唉。

昨天在和推友 @Iris32004 说到快闪的事情,突然灵光一现,心血来潮之际,上视频网站,搜索一下,果然有一些纪念MJ的快闪活动。

首先,说一下快闪, 来自维基百科

快閃族(Flash mob,也叫快閃黨)是一群互不相識的人透過網際網路或手提電話簡訊相約在指定時間和地點集合,然後一起做出一些特定的動作(例如拍手掌、叫口號等,一般是不犯法卻很引人注意的動作),又在短時間內若無其事般急速消失。這種行為被稱為「快閃行動」,可視為一種短暫的行為藝術。又有聰明暴民(Smart Mobs)、快閃暴走族、聰明行動幫等稱呼。

基本的情况是,在大街上本来若无其事走着的一群看上去毫不相干的人,会在某个特定条件之下:如某个时间点,音乐,或者什么的触发之下,同时突然开始做一些特定的事情,可能很无厘头,例如一起保持一个姿态静止30秒,就像时间凝固了一样,然后30秒之后突然全部若无其事的该干嘛干嘛,各自散开,如同陌生人,也不会像完成了一个表演一样,大家在聚集起来讨论一下,回味一下。周围的人弄的一头雾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OK了。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目的,也不违法乱纪。

先看看HK街头的快闪

 

 

 

美国的唐人街

 

 

 

瑞典的,刚才搜的第一个是这一条,看得我很想流泪

 

 

 

 

贵阳的。没想到贵阳也有人玩快闪。

 

来个有意思的

一个是贵阳街头快闪的时候,一个路边的流浪汉投入的参与了,很像模像样的。街头确有一些可能有些精神受到影响的人流浪,看人多热闹,参与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若是在国内组织这个活动,如果我们这样的人,在北京组织,估计会比较麻烦了。毕竟这么多人有组织的上街,会是很敏感的事情:(

如果有快闪活动,我也想参加……

关于北医医疗事故的一点想法

November 21st, 2009 No comments

?

下面是我贴在笑来老师blog上的一篇回复.

事情的经过,见笑来老师的几个文章:

北大医院,你让人情何以堪?

希望没有第二个医生是这样的

________我的回复_________

大家消消气,我觉得有一些心平气和的讨论还是值得讨论的.

首先,现在的医疗体系和制度,导致有这么一批学生,身处于这样的灰色地带,这是体制造成的;

其次, 如ziyuan39?said at 23:06 on November 19th, 2009:

?

对于这个病人 北大肯定是非常尽心的,本院的员工,还是教授,没人敢糊弄的。要是在其他病例上 央视拿来报道,还真有可能挑出问题,这个病例处理还是正确的。

只要是个人,只要做事情,要挑毛病肯定能挑出来毛病,但是这个病例的毛病,还真不一定像CCTV有意渲染的那么恐怖;

医院肯定有错,也会受到相应的惩罚,但是有些背后的东西,是值得思考的.

1 cctv一而再再而三的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引导舆论,这不是一次两次了.从google的”心神不宁”案就可见一斑;

2 很多国内的问题,不是某个人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正如每个人都在骂警察,骂医生,骂老师,可是真正做这些职业的人的苦楚,有几人明了? 一听到我们做IT的,很多人又会酸溜溜的喊:你们待遇高,白领坐办公室,还喊什么苦? 可是那被”鲁花压榨专家”压榨到死的IT工程师的压力,又有几人知道? 每个人都在骂中国足球,可是如果把足协撤了,我们再来看看足球好么? 所以,不要把矛头指向具体的人群,而要找到其本质;

3 jasmine还是个学生,出来说句话,然后被挤兑的急不择言,说了一些极端的话,大家给他一点宽容吧. 医生一直受教育的是”医者仁心”, 老师受教育的信条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一个还在学校的学生,至于像这么样的不给别人一点退路么?

总之对这件事情我的观点是: 医院肯定有错,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后,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但是媒体在这当中煽风点火却只把矛头指向某些个人或者某些群体,却忽视其中央媒体的监督作用,对根源–体制选择性失明,应该怎么算呢?

___________

写到这里,心理其实还是很沉重的.很多人,很多群体,其实本来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可是为何在这个社会上总被众口一词的指责呢? 总有些后面的东西错了吧? 那是什么呢?

我始终不认为,某个群体的人,好,或者是不好.如果一个群体有问题,那我就认为是体制有了偏差,如此而已.

汽车惊魂 1 囧事 No2

July 31st, 2009 7 comments

想起来上次,去修车的地方弄喇叭,小伙子给我看了一下就是说线路接触不好,很简单的。

10分钟以后,我开车向门头沟出发。

在莲石路的一个桥上,我正在加速,70km (倒霉催的这个时速啊),变线超车,突然,卡崩一声,只见方向盘掉了下来,被我双手抓住,在空中挥舞….

我依旧没太紧张,丢了油门,然后想:

“我是踩刹车呢…..–可能会跑偏哦~~”

“或者还是用手去拧转向机的那个突出的螺丝呢…..”

“恩,估计我用手指拧不动~~~~”

“那就踩刹车吧”

“吱嘎嘎~~~” 车停下来了,插了半个车身到隔壁车道,隔壁后面的车急刹车,狂按喇叭.然后超过我,停下车,摇下车窗,估计要骂我了….

这时候我怎么能干瞪眼被人骂呢???

…………..

我的一贯原则是,错了就要认错,态度决定一切,赶紧摇下车窗,双手把方向盘举起来向他挥舞致意…..

………….

态度好,就是管用,小伙子像见了灵异事件一般,二话不说,加油就跑….

接下来,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其实方向盘的孔是有牙的,和下面的部分刚好啮合,把方向盘套进去,用力压着,还是可以控制方向的,那个螺丝仅仅是保证方向盘不会被拔起来而已,不是用来固定传动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开车到最近的一个修理站(虽然愚蠢的GPS带我多绕了1-2km),然后让他们把我屁股下面坐着的,那个被工人遗忘了的螺丝拧上,就行了。出修车铺的时候,我也非常仔细和用力的检查了一下方向盘螺丝,确实上牢固了。.

如果,那个华灯初上的傍晚,你开车看到一个男人满脸堆笑的双手把方向盘举在空中向你致意,请不要惊诧;

如果你在一个修车铺前看到一个猛男用力的拔他的方向盘,请你也不要惊诧.

那就是我….

拿着方向盘开车,这种只有动画片--而且是迪斯尼的动画片--而且是《米老鼠和唐老鸭》的故事里面都注定只能发生在唐老鸭身上,和米老鼠都无缘的囧事,就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应该那天去买彩票的…

Categories: 随便放 Tags: